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41 次

01

东晋末年,战乱频仍。处处狼烟,白骨盈野。

身处乱世,生灵涂炭。平民贵胄,无一幸免。

公元399年的某一天,反贼孙恩攻陷会稽城,铁骑所至,血流成河,残阳如血,风云变色。长史府邸,一场屠杀惨绝人寰。

长史王凝之被兵士推到孙恩面前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他的身后,还站着他的孩子们。

面对嗜血的屠刀,和一步步逼近的死亡的恐怖气息,王凝之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竟然把生的希望寄托在狞笑着的孙恩身上。因为在王凝之心中,孙恩和他是同道中人,都是虔诚的道教徒啊。作为道教首领的孙恩,难道不该庇护自己吗?

糊涂的王凝之,到死也没有从道教的迷途中清醒过来!

当他天真地请求孙恩看在自己信奉道教的份上放过自己和孩子们时,孙恩却用杀戮回应了他。

几道寒光闪过,王凝之的头颅和着孩子们的鲜血,染红了青石地面,撕碎了一个母亲的心!

突然,恍如神兵天降。数十个女人,从后堂仗剑杀出。为首一人蛾眉倒竖、剑气如虹,顷刻斩杀数名敌兵。

喷溅的鲜血,如桃花溅满罗裙。闺阁女雄对阵嗜血兵士,竟然毫无惧色。

孙恩大惊,不想闺阁女流,竟然胆识胜过须眉男子!不觉心中敬服。

毕竟弱女难敌虎狼兵,巾帼最终被俘。说时迟那时快,为首女子一把搂过一个三岁孩儿,花容含悲、杏眼如星,以身护持,厉声呵斥拿钢刀对着孩子的士兵:“这是我外孙刘涛。他不是王家人。你们要杀他,就先杀了我!”

孙恩一听此言,知道是王凝之妻子谢道韫。他早就听说过谢道韫才貌出众,有林下之风,今日又见其胆识出众,巾帼不让须眉,心下折服,不忍杀她,于是下令放了她和她的外孙。

亲人罹难,万箭穿心。面对冰冷的刀剑,谢道韫没有选择引颈就戮,而是强压悲愤,挥剑杀敌。明知寡不敌众,也要站着死!

敌兵入府,命悬一线。面对残忍的贼兵,王凝之不但不反抗,还天真地想以同道之谊求得一线生机,结果父子同时被戮,死得毫无骨气。

王凝之的平庸糊涂,谢道韫的刚烈风骨,两相比照,妻与夫犹如云泥!在胆识气度上,丈夫王凝之先矮了妻子谢道韫一头。

02

王凝之与谢道韫的婚姻,单论门第,那是珠联璧合。

王凝之所在的琅琊王家,乃是“王与马共天下”的高门世家,家世显赫,满门才俊。父亲王羲之才华绝代,丰神俊朗,玉树临风;母亲郗璿才华横溢、貌美如花。兄弟几个,个个风流蕴藉,皆是翩翩佳公子。

谢道韫所在的陈郡谢家,更是江左名门。叔父谢安位至宰相,父亲谢奕官拜安西将军,兄弟姐妹,公子人如玉,女子尽名媛,堪称天下望族。

在谢氏兄弟姐妹中,谢道韫虽为女子,却出类拔萃,少有才名,令名远播。

谢道韫的才气,缘于一个岁月静好的美丽故事。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世说新语》)

那是一个冬日,清寒。庭院里积着薄薄的白雪。谢家厅堂里,炉火彤红,绿蚁酒的香气流溢华堂。

儒雅的谢玄带着温和的笑,给孩子们讲经谈诗。谢道韫和兄弟姐妹们围在叔父身边,听得津津有味。

一会儿,天上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纷纷扬扬,在随风轻舞。

风雅的谢玄一时诗兴大发,随口朗吟:“白雪纷纷何所似?”

“撒盐空中差可拟。”谢朗应声而对。

不对,这随风轻扬的雪花,更像春天迎风飞舞的柳絮呀!于是谢道韫脱口而出:“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玄惊叹谢道韫的诗才,朗声大笑,众人都说此对妙想天成,实在精妙无双!

这家庭雅集的佳话,如长了翅膀的鸟儿,不久就飞遍江南大地。

从此人们都知道谢家女儿谢道韫是天下才女,被冠以“咏絮之才”的美称。

从此,后世不仅赞扬文采出众的女性必称其为“咏絮之才”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甚至谢道韫的名字,还在《三字经》中熠熠闪光:“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

门第显赫的大家闺秀,才名卓著的美貌名媛,自然要嫁给天下最优秀的男子。

这件事,那位和雅的叔父谢玄早就操上心了。

谢家的才女,只有配王家的儿郎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才算门当户对。可王家儿郎哪个才是他的东床佳婿呢?谢玄看上了那个雪夜访戴的王徽之王子猷,可是王徽之萧散不群,给不了侄女安稳静好的日子。于是谢玄选中了安分稳重的王凝之。

一场风光盛大的婚礼之后,王凝之与谢道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03

在谢道韫心中,她的夫婿,该是博学多才、性情文雅、白衣胜雪的佳公子。他们该是琴瑟和谐、夫唱妇随的神仙眷属。这是她在闺阁中常做的美梦。可是当梦想照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进现实,摆在她面前的却是一地鸡毛!

尽管她的夫婿相貌堂堂、家世高贵,却不解风情。

他和她,没有赌书泼茶的雅趣,没有举案齐眉的雅爱,没有张敞画眉的疼惜,更没有郎情妾意的甜蜜。

除了刻入王氏子弟骨髓的书法特长之外,王凝之才华都不及别的弟兄,就连当时名士间的雅集清谈,王凝之都没有多大兴趣,唯一让他入迷的就是信奉道教,整天烧香敬神,梦想着得道成仙。

王凝之的平庸和无趣,让文采风流的谢道韫大失所望,遂跑回娘家,将满腹委屈尽情倾诉。

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既还谢家,意大不说。太傅慰释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恶,汝何以恨乃尔?”答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世说新语》)

看到新婚燕尔的侄女郁郁寡欢,叔叔谢玄只能好言开导。

“你的夫君凝之,是王羲之的儿子,门第身世都很好啊,你为什么对他这么怨恨呢?”谢玄和颜悦色地开导她。

“咱们谢氏一门,长辈中有您和父亲这样学识品行受人敬重的名士。兄弟中又有谢封、谢胡、谢遏、谢末这样的奇男子。真想不到天地之间,还有王郎那样的人!"

古代出嫁的女子,丈夫就是她的天。可是谢道韫不仅“大薄凝之”,而且发出"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这样的呐喊,可见她心中郁积了多少委屈和失望啊!她多么想她的丈夫能像她的父辈们和兄弟们一样,既有名士的儒雅风流,又有伟丈夫的情怀和担当,可是王凝之,却是样样不如人意啊!

谢道韫毕竟是大家闺秀,她只能在娘家人面前发泄一下对丈夫的不满。回到王家,她依然是那个高贵娴雅的王夫人,侍奉公婆,恭敬丈夫,友爱兄弟,生儿育女,赢得王氏满门赞誉。

闲暇无事,谢道韫手不释卷,把苦闷无趣的日子过得诗意盎然。

谢道韫喜欢读书作诗,喜欢那些才子云集的雅集。在那样的场合,思想借着语言的锋芒尽情绽放,处处妙语连珠,个个舌灿莲花,智慧飞扬,妙想纵横。她多么想参与其中,但贵妇人的身份阻止了她,对此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她只能心向往之。

好在王府子弟风雅,经常邀请名流聚会,诗酒风流,谈古论今。谢道韫虽不能参与其中,但常于内室倾听。

凝之弟献之尝与宾客谈议,词理将屈,道韫遣婢女白献之曰:"欲为小郎解围。"乃施青棱步帐自蔽。申献之前议,客不能屈。(《晋书列女传》)

一次,小叔子王献之邀请文人雅士聚会,席间与宾客辩论,眼看献之词锋渐弱,不敌对方。

谢道韫就想替他扳回面子。于是打发婢女悄悄对献之说:“欲为小叔解围。”

于是谢道韫让婢女架起青纱帐幔,她移步帐中,端然而坐。接着献之刚才的议题展开辩论。她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谈玄说道、句句精妙,雄健的词锋竟让对方理屈词穷、甘拜下风。

经此一事,谢道韫的才名更大了,她成了许多脂粉英雄倾慕的奇女子。一时间,闺阁中人人以比肩谢道韫为荣耀。

谢遏绝重其姊,张玄常称其妹,欲以敌之。有济尼者,并游张、谢二家。人问其优劣? 答曰:"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世说新语贤媛》)

谢道韫的弟弟谢遏以她的才气为荣,张玄的妹妹也是闺阁俊秀,张玄就经常把妹妹与谢道韫相提并论。

究竟谁更胜一筹呢?铁树-谢道韫:即便嫁给庸夫,也要把磨难打磨成亮光的诗句经常往来张谢两家的尼姑济尼给出了精彩点评。

“王夫人洒脱俊朗气度不凡,有山林隐士的风采;顾家妇清心如玉皎洁无尘,自然是闺阁女子中的佼佼者。”

济尼的点评虽然各美其美,但透过字里行间,高下立判。济尼称赞王夫人有林下风度,是说谢道韫即使与竹林七贤那样的名士相比也毫不逊色,而张玄妹妹虽然温婉清灵,也不过是女子中的佼佼者而已。

一番比较,不仅显出谢道韫的才女本色,更彰显了她的巾帼风采。

谢道韫自是人中龙凤,寻常闺阁女子岂能与之比肩?

聪慧灵秀的谢道韫,没有因丈夫的平庸而一味悲观,也没有因夫妻感情的平淡而怨天尤人。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理和深入骨子的良好教养让她自带气场,让她的人生自有诗意。

谢道韫相夫教子,日子平淡亦不缺雅趣。丈夫王凝之仕途顺达,一路做到江州刺史、左将军、会稽内史。

然而王凝之虽然为官一方,却不能福泽百姓,而是深陷道教迷途,平日里踏星步斗,拜神起乩,期望神仙显灵,护佑百姓。谢道韫多次劝说他身处乱世,应该整顿武备以防不测,但王凝之置之不理,我行我素。除了暗自叹气,谢道韫也无能为力。无奈失望之余,她只能招来数百名家丁,日日于府中带领家丁和女眷操练刀剑阵法。

在会稽内史任上,听闻孙恩带领叛军逼近会稽的危难时刻,作为父母官的王凝之不是积极组织军民准备抗敌,而是求神问道,把退敌的希望寄托在道祖派来的鬼兵身上。

于是,会稽城破。糊涂得近乎愚蠢的王凝之家破人亡,死得可怜而可悲!

奋勇杀敌的谢道韫,以其过人胆识和才情,折服敌人,得以保全。

从此,谢道韫寡居会稽,闲暇写诗著文,隐于尘世spread之中,独自疗治心灵的创伤。

只是,她的人生并非落寞无趣,她依然活得诗意盎然。

“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这是孙恩之乱平定不久,新任会稽郡守刘柳拜访谢道韫后对她的评价。

一个风雅的才女,守着诗书度过一生。即使嫁给庸夫,即使家破人亡,也要把苦难打磨成闪光的诗句。这样的谢道韫,才是我们心中风华绝代的女神!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读历史,品人性。欢迎关注烹煮历史,欢迎批评,欢迎探讨!